2019年05月07日
旧版电子报入口
第01B版: 要闻

向海而行 无问西东

——追记在斯里兰卡恐怖爆炸中遇难的青年海洋科学工作者李大伟、王立伟

■ 本报记者 安海燕 王 晶

一年之前,在赤道印度洋东经九十度海岭,中国科研人员布放了一套潜标系统。一根长长的锚系,系住各种传感器,记录海洋动力环境的变化过程。

这些科考任务,对于大多数人来说,或许“不明觉厉”。事实上,它几乎与每一个人息息相关。比如,当前人类社会最为关注的话题中,气候变化及其带来的海平面上升、极端天气事件等等,便是通过对海洋、大气进行持续的观测发现的。利用数学和物理方法对这些数据进行分析,便能深入了解气候变化的原因,并对其作出预测。此外,潜标系统捕捉到的数据,就像我们平常感受到的风和天气冷暖一样,是描述海洋环境的基本参数。这对大洋资源的开发利用,海洋生物生存背景环境的认知至关重要,是我国深度参与国际海洋治理的科技支撑。

无论是潜标的系统设计、布放回收,还是获取数据后的分析研究,都需要有物理海洋学研究背景的顶尖科技人才。

4月19日,研究物理海洋的1名博士和1名在读博士来到斯里兰卡,准备在这里登上中国科学院“实验3”号科考船,向海而行,去召回在遥远海域里工作了一年的潜标系统。

4月21日8时45分,执行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东印度洋共享航次和中斯合作航次第二航段任务的科考人员正在入住的科伦坡金斯伯里酒店吃早餐,几个小时后,他们就要乘船出发了。

就在这时,恐怖袭击的爆炸声震惊了世人,更震断了年轻的科研人员刚刚张开的翅膀。当天,科考队员中有4人不幸遇难。其中两位,是自然资源部第一海洋研究所派出的科考队员李大伟和王立伟。

距离4月21日斯里兰卡发生恐怖爆炸已有多天,悲伤的气氛仍然笼罩着海洋一所。

翻阅李大伟的履历,是令人更加痛惜的过程。

这是一名“普通”博士稍显不同的成长史:

本科就读于中国海洋大学,提前一年毕业;

中国科学院海洋研究所硕博连读,2016年获理学博士学位;

2016年进入海洋一所开展博士后研究工作;

2018年留所工作,任助理研究员。

2016年的春节,李大伟与同事王冠琳是在船上度过的。那一次,是他们首次在印度洋东经九十度海岭布放潜标。第二年,潜标成功回收。“‘成功回收’的意思,就是说锚系系统在接收到释放指令后,顺利浮上水面并打捞成功,且读取到所有传感器的各类观测数据。”王冠琳说,这也成为后来继续在此开展观测的原因。

“当时他还不是我们的正式职工,那次如果想和家人一起过春节,他是可以说不去的。”同事李淑江说,“他既晕船又对日光有些过敏,回来后脸和皮肤都有些肿。”

李大伟的专业是做理论研究,他执意出海、钻研技术的治学态度得到了领导和同事的赞扬。“调查和研究分家,这种现象也可以说是比较普遍。李大伟专注理论研究的同时关注调查技术,能根据特定研究需求设计调查系统方案并参与现场实施,这样的年轻人才很少。这也是他刚参加工作就成为项目骨干的原因。”王冠琳说。

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李大伟参与完成过“西太平洋海洋微塑料”调查、大洋42航次,以及我国南海潜标维护等航次任务。

就在这次出发前一天,也就是4月18日,这位热衷于出海的理学博士收获满满——一次性提交了5篇高水平的研究论文。“这是非常牛的,起码我做不到,之前也没见过。”与李大伟有着相同研究方向的同事徐腾飞这样评价。

同事眼中的李大伟,除了健身,没有什么科研之外的特别爱好,大多年轻人喜欢的电子游戏他也不玩,只知道他个人文件夹里存着电影《肖申克的救赎》。他的工位上,电脑桌面分门别类、井井有条。他有记日志的习惯,其中一本上记着“抓紧时间,近期要做的事情……”一切,都显示着这是一个极为自律而勤奋的人。

翻看日志,记者还是找到了他专业之外的一点注脚——详细记录了康熙前14个儿子的最后结局、一些佶屈聱牙的生僻汉字……

李大伟,男,生于1989年,三十而立。

王立伟的办公桌上有两台电脑,一横一竖,横屏上数据分析的软件还在运行,竖屏上还没写完的论文在等着数据结果……

从本科就与王立伟是同学的孔彬说,参加一次大洋调查,是他的小目标。之前他只参加过南海潜标维护航次。“这次出海,本来是高高兴兴去的……”

在海洋一所720研究生室里,有16位同学,有的是学弟学妹,也有学姐,但王立伟是一大屋子人的主心骨。“程序问题,找师兄;数据问题,找师兄;软件问题,找师兄。”在读硕士研究生王鼎琦说,屋里没水了、硒鼓没墨了、打印没纸了,都不用担心,王立伟会默默换好。

“他会把他看文献整理的材料分享给我们。因为专业技能强,数学方法、公式推导、处理软件,都帮了我们很多。”学姐曹国娇说,“他把720当成一个家,科研辛苦,立伟懂得一张一弛,登山、唱歌、摘草莓,都是他来组织大家。他常对我们说的话是‘别着急,慢慢来。’”

从硕士到博士,同学们没人见过他发脾气。学弟万荣强说,有时科研课题写不出来着急,他也从不表现烦躁,“没灵感的时候,他就玩会儿魔方。他玩得很好。”

他也是老师眼中“最优秀的学生”。徐腾飞说,王立伟虽然还没有毕业,但已经能够独当一面。繁琐的数据处理、航时计算、航线规划,交给他都能完成得很好。

老师们发来与王立伟的聊天记录,事无巨细,只要是研究生室的问题,从课题内容到考察安排,就连哪位同学什么时候毕业,他都能回答。

王立伟多次主动担任国际海洋科学会议的志愿者,在2016年CLIVAR(气候与海洋变率及可预测性项目)开放科学大会和青年科学家论坛中,他是志愿者领队之一。CLIVAR一位工作人员接受采访时几度哽咽,她讲到:王立伟是令她印象最深刻的志愿者,会议开始前一天,王立伟便帮助两位印度科学家找到了丢失在出租车上的行李;会议期间,有一位来自美国的科学家和一位来自印尼的同学分别因病住院,每次都是立伟耐心地护送两人去医院治疗,不辞辛苦,直至康复。他在帮助别人时,从来不会考虑国籍、身份、种族和宗教,但是他却罹难于这场打着宗教旗号的恐怖袭击中……”

2014年,“全球变化与海气相互作用专项”在西太平洋布放了5套Argo监测浮标。自那时起,直到专项任务结束,王立伟一直是一个人默默地承担着这5套浮标数据的传输、维护和处理分析,积累了长达5年的高质量海洋水文环境数据。

出发前,王立伟跟同学们说,要是晚走两天,就能看上《复联4》了。同学说,他喜欢漫威的电影,喜欢周杰伦的歌,喜欢运动,还新买了登山杖……

照片中的王立伟阳光帅气,生于1991年的他,还是个大男孩。凭着聪明和勤奋走到了象牙塔的顶端,因为心中有爱,他将投身到为人类命运而奋斗的海洋科学事业中,却在一场野蛮行径中折翼。

采访后记

结束采访后,王立伟的学妹给记者发来了一段同学们的聊天记录。其中有一句说:“他是我的榜样,我一直希望能成为他那样的人。”

什么样的人?想起李大伟本子上写了3遍的话:“在努力中淬炼人格,在奋斗中享受快乐,在辛苦中塑造尊严,在坚持中超越自我”……

回程路上,我选了手机里存着的电影《无问西东》主题歌:

请由我引吭高歌

面迎那海上风

在世界之外

在时间之中

无问西东

就奋身做个英雄

不枉那青春勇

愿心之自由共天地俊秀

有情有梦

……

这是一次无法面对面的采访,记录这些点滴,希望大家知道,看海与出海是两种不同的人生境界,一种是把眼睛给了海,一种是把生命给了海;也希望有人记得,曾有两位青年才俊,他们一片赤诚,平凡而又非凡地奋斗过。

2019-05-07 安海燕 王晶 ——追记在斯里兰卡恐怖爆炸中遇难的青年海洋科学工作者李大伟、王立伟 1 1 中国海洋报 c10662.html 1 向海而行 无问西东 /enpproper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