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02月11日
旧版电子报入口
第02B版: 理论

海洋保险业发展亟须深化

海洋保险随着海洋经济的发展而壮大。海洋保险为海洋经济保驾护航,但我国海洋保险业务的深度和广度未能跟上海洋经济发展速度,需要进一步深化我国海洋保险改革以支持海洋经济发展。

■ 杨海波

【存在问题】 一是我国海洋保险承保范围有待拓宽。海洋货物运输保险是最早的海洋保险品种。从保险性质看,属于财产保险;从承保责任大小看,可分为水渍险、平安险与一切险。我国海运货物保险市场存在诸多不同主体,除了中国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其余参与海洋保险的主体尚未制定出单独保险条款。

海洋渔业保险主要包括人身意外险、渔船保险。由于自然灾害和意外事故频发造成从事海洋渔业人员死亡率高、经济损失大等原因,海洋渔业是全球公认风险系数最高的产业之一。

除了这两类保险,还存在着风险系数更高的外来风险,即由于政治、政策、军事、海盗以及法律法令更改等原因导致的风险。据商务部数据,2017年我国对全球174个国家和地区的6236家境外企业进行的非金融类直接投资达1200.8亿美元,是全球最大的三大对外投资国之一。由于上述不确定性因素较多,我国企业在外投资面临的风险较大,需要研究相关国家和地区的实际情况,创新海洋保险以应对外来风险。

二是海洋保险的承保机构有待多元化。伴随着海洋保险的发展,我国海洋保险机构从无到有,目前已基本适应海洋经济发展的步伐,但还需扩大承保机构数量。我国财产保险市场除了天安、民安和华安等保险公司,其他财产保险公司虽涉及海上运输货物保险业务,但基本还处在探索或起步阶段。

目前,海洋渔业保险机构采取“保大船,不保小船;保钢质船,不保木质船;保远洋船,不保近海船”的经营原则。实力强大的保险公司承保了标的良好、利润大的海洋渔业业务。船况较差、经营风险较大的渔船由非营利性组织中国渔船船东互保协会独立担保。

涉外投资保险以政府或国家信誉做担保应对各种不可控的外部风险,此特征要求我国海外投资保险机构的建立和运行不同于一般的商业保险主体,否则难以胜任我国海外投资保险业务的要求。保险机构需要广大民营资本的参与。

【制约因素】 我国海洋保险制度不健全。一是与海洋渔业相关保险的立法缓慢滞后。保险结构缺少相应法律法规的规范与保护,在具体实施中常会遇到相关部门误解、船东渔民的质疑。二是海洋保险权责利不统一。例如中国渔船船东互保协会的产权不明晰,难以有效调动船东、基层组织与互保协会管理者三方面积极性,合作共赢机制尚未完全建立,缺少相应法律法规保障。三是我国海洋保险化解大风险的能力有待加强。民间资本在市场化运作、感知风险能力方面能弥补国有资本的不足。在海洋渔业保险方面,中国渔船船东互保协会缺少民间资本支持,有着理赔能力不足的隐患。

政策性海洋保险力度不够。商业保险无意于承保战争冲突、汇率限制与政府违约等海外风险,需要不以盈利为目的、具有政策性的海外投资保险。海外风险不能仅从单一保险职能看待,要综合考虑海外投资与保护各类措施,从国民经济发展的整体与高度加以分析。但我国海外投资保险并不发达。随着“一带一路”倡议提出,给海洋经济与海洋保险带来了发展机遇,应对海外风险越来越受到重视。同时,海外保险主体不完全是按市场规律运作的商事主体,与主管部门有着千丝万缕联系。

【相关建议】 我国海洋保险要从鼓励多方参与海洋保险机构、拓宽海洋保险业务、降低海洋保险系统风险等三方面进行海洋保险业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不断进行体制机制创新,跟进海洋保险立法,提供差异化海洋保险产品,避免同质化竞争。

鼓励多方机构参与海洋保险。一是坚持国家主导原则,海外投资保险在法律性质上是“政府或国家保证”,是国家促进本国经济发展、推进经济融入世界经济一体化的措施和政策,它不以盈利为目的,可以按照公司运营原则成立独立的公司法人。二是民营资本对风险管控、市场风向更为敏感,要进行体制机制创新,促使民营资本充实、壮大海洋保险实力,使国有资本的资金实力、政策优势与民营资本的风险感知、市场意识相得益彰。三是优化保险业生态体系,由保险公司、中介和投保人共同应对各种风险,不仅专业分工合作,还要适度竞争,实现风险治理、价值创造和资源配置。要鼓励有条件的保险公司与具有国际影响力的保险公司深度合作,共同开发海洋保险业务,促进海洋经济发展。

拓展海洋保险的广度与纵深。我国涉及海洋保险业的公司数量少,海洋保险业务广度与深度难与全球一流海洋保险强国相抗衡,在全球海洋保险市场上处于劣势地位。要从三个方面进行变革:一是加大海洋保险险种的开发、升级与创新,除了大力发展与完善传统保险业务,还需要积极拓展新兴航运保险业务以紧跟海洋经济发展步伐。根据自然灾害与海洋经济发生的规律,积极开发相应险种。二是推行合作共赢战略和服务至上的保险理念,加强海洋保险公司之间信息交流和业务合作。三是我国海洋保险人才比较缺乏,尤其缺乏精通国际法律法规的复合型保险从业人才,需要加大人才队伍建设。

降低海洋保险的系统风险。降低海洋保险系统风险能更好地发挥海洋保险补偿与止损功能。一是加强内部控制制度建设,坚持审执分离,即负责审批的机构不能负责执行,同时要加强风险管理保障制度建设,对于跨区域项目要形成利益协调机制避免责任推诿。二是加大对中国渔船互保协会的立法保障与资金支持,培育完善海洋再保险市场。三是完善我国渔船船员法规,发展培训事业,扶持渔业行业协会。

(作者单位系深圳大学中国经济特区研究中心)

2019-02-11 杨海波 1 1 中国海洋报 c9124.html 1 海洋保险业发展亟须深化 /enpproperty-->